部长:政府有津贴,不用担心食用油跟着棕油暴涨

由于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黑海地区的葵花籽油运输被迫中断,大马原棕油(CPO)已成为最昂贵的植物油。

今日,大马棕油3月期货一度超过每吨8700令吉,而2022年5月期货也曾达到7000令吉。

对此,大马种植及原产业部长Datuk Zuraida Kamaruddin表示,我国有充足的政府津贴食用油供应,以满足本地需求,并帮助缓解食品通胀对低收入群体的影响。

Zuraida通过电子邮件回答问题时说:“考虑到Covid-19疫情的影响,价格上涨波及全球经济,我们已经预料到马来西亚和其他地方的成本上升。”

乌克兰战争和对俄罗斯的全面制裁推高了食用油价格。此前,在干旱和劳动力短缺挤压供应后,食用油价格已经在攀升。这种上涨给我国带来了压力,1月份的食品价格上涨速度达到了4年来的最高水平。

[the_ad id=”104737″]

她说:“人们担心通货膨胀及其对消费者的影响,尤其是对B40群体。” Zuraida说,尽管如此,政府补贴的食用油供应足以满足低收入和75%中等收入群体的需求。

从食用油到方便面等大量消费品都需要用到棕油。

棕油供应困境始于2020年初,当时马来西亚关闭了边境,并冻结雇佣外劳,以遏制Covid-19病例的激增,油棕园出现史无前例的劳动力短缺。今年1月,棕油最大生产国印尼决定限制发货,以扩大当地供应,这进一步令市场吃紧。

Zuraida表示,该部门正计划对联邦、州和地方税收进行“全面审查”,这些税收会增加油棕园的运营成本,影响大马相对于印尼的竞争力。

她说,这项计划于2022年中期开始的研究,“将推出一项更有效的税收方案,不仅有助于经济发展,还能增强我国棕油行业的竞争力”。

由于我国的出口关税结构是根据CPO价格的3%至8%之间,所以并不包括在上述研究范围内。

欢迎分享
请Follow我们的面书专页以获取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