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价格后遗症显现,钢价进入调整期

五月开市后的第一个周末,钢材价格多次上调,黑色系商品期货也随之上涨。随着钢铁价格不断上涨,5月14日,中国多地市场监管部门开始行动,上周六,钢筋(rebar)和热卷(hot rolled coils)大跌。

本地钢铁股应声下跌,其中包括:

公司代码收市价涨跌涨跌幅
HIAPTEK0.550-0.09-14.06%
LIONIND0.735-0.125-14.53%
MELEWAR0.545-0.135-19.85%
MASTEEL0.635-0.135-17.53%
LBALUM0.94-0.16-14.55%
TASHIN0.57-0.11-16.18%
ANNJOO2.53-0.37-12.76%
截止2021年5月17日闭市

周一公布的数据还显示,尽管中国政府采取措施管理价格,但4月份中国粗钢(crude steel)产量仍达到创纪录水平。

钢铁价格飙升已迫使一些建筑企业放缓金属采购,而一些受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的出口商不得不将成本上升转嫁给消费者。

中国上海和唐山的监管机构上周五还警告当地钢铁企业,要防止哄抬价格、串通交易或其他可能扰乱市场秩序的违规行为,预计这些行为将有助于维护钢材市场价格秩序和公众利益。

截至本地时间上午11.30,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交易量最大的10月份钢筋下跌2.8%,至每吨5,599元(869.75美元)。这与周三6,171元的创纪录收盘高位形成了鲜明对比。

制造业用热轧卷跌4.4%,至每吨5,992元。上周三,该股收盘创出6,683元的新高。

中国有券商认为疫情后的钢铁需求上行已经接近尾声,货币和新增信用增速等领先指标在去年下半年已经拐头,需求景气度可能在目前时点附近筑顶。3月钢铁需求相较于2019年的增速已经放缓,近期基于周度高频数据测算的钢铁表观需求与2020年同期相比已无增长。

此外,由于前期钢价加速上行,超出部分下游承受能力,建筑工程施工进度多受到影响,实际需求降温。如果真实需求见顶回落,投机需求也将跟随下行。需求一旦见顶回落,其下行时间维度在1—2 年,待这轮调整见底再启动新一轮上行周期,下一次景气可能已是数年以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