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零售 阿里巴巴正在悄悄地模仿京东的商业模式

阿里巴巴(NYSE:BABA)和京东(NASDAQ:JD)是中国最大的两家电子商务公司,它们主要以不同的商业模式运作。

阿里巴巴的在线市场向第三方卖家收取上市费和佣金,使用第三方物流服务来完成订单,不接受任何库存。京东是一家直接零售商,通过自己的物流网络承担库存并完成订单。

京东的营收高于阿里巴巴,但利润率要低得多。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曾声称,京东的低利润率策略将“以悲剧收场”,而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则宣称,阿里巴巴对第三方卖家的依赖使其购物者接触到了假货。

但在过去几年里,阿里巴巴通过其直接进口服务和Freshippo、天猫超市、银泰百货等实体店,悄然向直销市场扩张。让我们更深入地挖掘这些业务,看看为什么它们表明阿里巴巴正在悄然变得更像京东。

考察阿里巴巴的新零售业务

阿里巴巴将其实体店称为“新零售”业务。它把这些商店和直销业务放在核心商业收入的“其他”部分。

上个季度,阿里巴巴的核心商业收入同比增长40%,至人民币1,012亿元(合142亿美元),占其营收的85%。其中,网易考拉海购的“其他”收入飙升125%,至182亿元(合25亿美元),部分原因是网易考拉海购收购了网易考拉海购的跨境电子商务平台。

除去两个季度的“其他”收入,阿里巴巴的核心商业收入年增长率仅为29%,仅与京东上季度的增长率持平。这表明,它越来越依赖于实体店的增长,以及天猫国际(Tmall International)和网易(NASDAQ:NTES)考拉海购(Kaola)等新市场。天猫国际和网易考拉海购用自己的仓库和物流网络来完成跨境订单。

所有这些业务的利润率都低于其核心在线市场。此外,阿里巴巴最近将其在物流平台菜鸟(Cainiao)的持股比例从51%提高到了63%,这使阿里巴巴距离成为京东那样的第一方物流企业又近了一步。

上一季度,阿里巴巴来自菜鸟的收入同比增长48%,至人民币48亿元(合6.66亿美元),占总收入的4%,但这也是低利润率收入。如果把菜鸟、新零售和直接进口业务排除在外,阿里巴巴上个季度的核心商业收入只会增长28%。

越来越依赖于利润率较低的收入

简而言之,阿里巴巴的核心商业业务更多地依赖于低利润率业务,以提振营收增长。这就是该部门上一季度营运利润率同比下降180个基点至31.7%的原因,经调整后的EBITDA利润率也从41.1%降至38.1%。

这种趋势令人担忧,因为阿里巴巴的核心商业部门是其唯一盈利的业务,而这些利润补贴了其不盈利的云、数字媒体和创新业务的增长。

与此同时,京东最近几个季度的营业利润率有所上升,因为其物流服务向第三方服务的演变,提高了京东的利润率。因此,过去5年,京东的营业利润率有所提高,而阿里巴巴的营业利润率却有所下降。

这一切都是为了扩张它的护城河

阿里巴巴意识到,其对实体店、跨境电商市场和物流平台的投资将抑制其收益增长。但这些举措也扩大了它的竞争壁垒。

该公司向实体店的扩张,与京东与Walmart的合资企业“Dada-JD Daojia”形成了对比。Walmart在54个城市拥有约2万家实体店,提供配送服务。它还与腾讯(OTC:TCEHY)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展开竞争,后者是与阿里巴巴支持的支付宝(AliPay)竞争的数字支付平台。腾讯和阿里巴巴都在积极地将实体零售商与这些支付服务捆绑在一起。

阿里巴巴收购网易考拉海购使其成为中国最大的跨境电商,这使其在直接进口海外产品方面比京东更具优势。它对菜鸟日益增长的兴趣,帮助它赶上了京东的配送效率。

在上个季度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表示,公司的新零售战略将“进一步扩大”其潜在市场,将品牌与电子商务生态系统捆绑在一起,并将新技术“授权”给零售商。首席财务官武卫也表示,阿里巴巴将“继续投资”菜鸟的物流平台。

重点总结

尽管面临这些挑战,阿里巴巴仍然是一支增长强劲的股票。分析师预计,该公司明年的收入和利润将分别增长29%和23%,对于市盈率为24倍的股票来说,这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增长率。

然而,投资者应该意识到,核心的商业业务更多地依赖于利润率较低的业务来推动营收增长。这些举措加强了京东的生态系统,但它们也反映了京东的举措——这表明其竞争对手的举措毕竟不是那么“悲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