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机构会阻止Google以21亿美元收购Fitbit吗?

11月初,Alphabet旗下的Google宣布将以2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Fitbit,与这家可穿戴设备制造商在2015年年中上市后40亿美元的估值相比,这是一个很大的折扣。

但收购并不令人意外。Google需要扩大其硬件和数字医疗生态系统,而Fitbit一直在努力应对销售疲软、毛利率下降以及来自Apple等更大竞争对手的残酷竞争。

对Google来说,从Fitbit的用户那里收集数据很容易,因为Fitbit去年就已经把自己的设备绑定到了Google的医疗云上。Google还可以利用Fitbit的技术开发传闻已久的“Pixel Watch”,或者将Fitbit的应用程序库整合到WearOS中。

然而,《纽约邮报》最近的一篇报道称,由于隐私问题,收购可能会面临美国司法部(DOJ)的调查。据报道,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TC)都对该交易表示担忧。

Google的另一个监管难题

此前,FTC成立了一个“技术工作组”,对Google的大部分收购交易进行审查,以监控反垄断行为。

然而,Google目前面临着美国司法部更广泛的反垄断调查,美国司法部曾在9月份要求Google提交FTC之前调查的文件。美国司法部希望对Fitbit交易展开调查,以此作为调查的一部分,从而将此案从FTC手中抽离。

Google在过去两年遭遇了一系列监管挫折。在欧洲,该公司去年因将其第一方应用程序与Android捆绑销售而被罚款50亿美元,今年早些时候又因“滥用”广告策略而被罚款17亿美元,在法国因未缴税被罚款10亿美元。

它最近还受到了由50个州的总检察长领导的一项新的反垄断调查的打击,以及来自立法者和活动人士的要求。这些法律上的不利因素还没有侵蚀Google的市场主导地位,但它们正在加大Google的扩张难度,以免招致监管机构的审查。

美国司法部能阻止Google收购Fitbit吗?

上个月,几家游说团体敦促FTC阻止Google收购Fitbit,声称这将允许这家科技巨头收集更多的个人数据和健康信息。FTC目前没有审查此案,但司法部的调查似乎关注的是类似的问题。

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已经拥有一个名为的生命科学部门,该部门开发用于医疗保健应用的机器学习解决方案和可穿戴设备。它还与大型制药公司合作开发下一代技术,如手术机器人和视网膜扫描技术。另一家子公司Calico正在研究与年龄相关疾病的治疗方法。

此前,Google的核心业务是开发Google Health应用,该应用试图将患者的电子医疗记录收集到一个单一平台上。它没有获得太多的动力,并在2011年停产。随后,它又推出了GoogleFit,这是一个可以从其他应用程序收集个人健身数据的仪表盘,WearOS可以用于智能手表,GoogleCloud的Healthcare API(可以让医疗专业人士在其云平台上存储数据)。

自去年5月Fitbit开始将其设备和数字医疗服务与医疗云连接起来以来,Google就一直在为Fitbit用户存储数据。即使交易受阻,这种合作关系也可能继续。

美国司法部可能也无法以反垄断为由阻止Fitbit的交易,因为Google的Wear OS在可穿戴设备市场上没有占据相当大的份额。国际数据公司(IDC)第三季度数据显示,Fitbit在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排名第五,市场份额为4.1%,远远落后于苹果(Apple)、小米、三星(Samsung)和华为(Huawei)。

美国司法部可能会批准这笔交易

最后,投资者应该记得,几个月前,美国司法部审查了Google收购云分析提供商Looker的计划。这一收购还增强了Google挖掘和处理数据的能力,并对Domo等规模较小的分析公司构成了明显的竞争威胁。

然而,美国司法部上个月批准了这笔26亿美元的交易。这一批准强烈表明,Fitbit交易也将获得批准。Fitbit交易只是对现有数据交易的补充,并不会让Google在可穿戴设备市场占据领先地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