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兴跨境集资,东南亚的“超级巨兽”Grab准备在2021年到美国上市

越来越多东南亚的公司正酝酿跨境到美国去上市, “超级巨兽”Grab准备在2021年上市。据悉,Grab将通过 IPO 集资至少 20 亿美元,这将是东南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境外 IPO 。

Grab是东南亚的本土公司,从2014年4月,GrabTaxi公司获得1千万美元A轮投资开始,截至目前,Grab总融资规模超过100亿美元,融资方包括软银、高瓴资本、鼎晖投资、滴滴、微软、三菱日联金融集团等众多明星资本,其估值已经超过 160 亿美元。在众多资本机构中,软银在投资中起着关键的作用。

Grab目前在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缅甸和柬埔寨提供服务。其业务触手涉及网约车、移动支付、外卖、快递、保险等领域。

市场不断对Grab加大资本投入,并称Grab的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作为东南亚本土孵化的互联网巨头,Grab上市又能否打动华尔街的投资者?

Grab公司以出租车起家的,运用本土化战略在当地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后随着资本的入局,更是在2018年3月合并网约车巨头Uber东南亚业务后在东南也网约车领域有着绝对的霸权,据ABI Research的数据,2019上半年,Grab在印尼、新加坡、越南和泰国的网约车市场占有率分别达63%、92%、72%和90%,而Grab公司的竞争对手Gojek的在印尼、新加坡、越南和泰国的网约车市场占有率分别35%、4%、10%和不到4.5%。,与Grab公司有着较大巨大的差距。

高估值下Grab上市路上绊脚石不少

在全球互联网行业,都有一个基本规模,那就是巨头在加速扩张发展的同时,虽说会不断地提升他们的估值,但在扩张背后也会带来不少地风险。对于Grab来说,赴美上市是新的征程,但在征途当中也有一些阻力恐会影响到它未来的估值。

一、 大规模扩张成本高短期难盈利

但是不可避免的是,Grab在于Gojek竞争以及和国际玩家的竞争中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据白鲸出海称Grab自2012年创建以来,从未创造一美元的利润,Grab能够在东南亚快速地发展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在于已超过 100 亿美元的投资。

在疫情期间,Grab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炳耀于6月17日发布内部信称,将裁员360人,占员工总数的5%。此外将消减非核心业务,将业务重心放在外卖、网约车、移动支付等核心业务上。

二、与Gojek竞争激烈抢夺市场

Grab虽然有资本加持,但是其本土玩家——Gojek也不落后,当Grab将微软、丰田、开泰银行、三菱日联金融集团、泰国综合性集团Central Group等拉入己方阵营的时候,—Gojek获得了谷歌、京东、Facebook、PayPal、Visa、日本三菱集团的青睐。东南亚的投资差不多都被这两只巨兽收入囊中。

“超级应用”能够形成强大的护城河,提高自己产品服务的竞争力,Grab和Gojek都深知这个道理,都在加快构建”超级应用”模式,但是两者构建的方式有所不同。Grab通过合作的方式,自己不提供应用,自己只提供入口所有的服务商都可以通过Grab提供自己的产品(比如视频点播是和Hooq、订票服务的合作方是BookMyShow)。

与Grab不同的是,Gojek通过收购和自己建设的方式构建”超级应用”,收购了MVCommerce、Promogo、PT Ruma等公司。相对于Gojek来说Grab的”超级应用”的搭建方式更加的开放,此种”超级应用”的发展潜力也不小。

三、监管风险带来的不确定因素

在政策上,东南亚的市场还处于开发期,现如今还是个宽松的社会环境,但是随着竞争越来越激烈,相关的规定也将出来,Grab的发展也将面临许多政策上的制约。

比如在2018年合并Uber东南亚业务后引起新加坡政府的警觉,新加坡反垄断机构刚刚表示对Grab和Uber进行罚款,以此警告双方合并的交易大幅减少了东南亚地区打车服务的竞争,甚至有可能叫停两家公司之间的合并交易。

Grab所面临的市场竞争、盈利问题、政策问题都是其发展的阻力,但是资本对其投入仍然不留余力,如若说原因是Grab潜力巨大不如说东南潜力巨大,用户规模和低价劳动力吸引着他们不断加大资本投入,只因为这是一片可以孕育”超级独角兽”的”宝地”。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