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棕油价格近期大幅调整 种植股是否可以趁低买进?

在原棕油(CPO)期货大幅下跌的背景下,市场分析员认为,近期种植股的股价回落是一个趁低买进机会。

这种情况是在对供应短缺的持续担忧的背景下出现,尽管人们对原棕油价格回升的看法不一,因为武汉的冠状病毒疫情给需求带来了不确定性。

周二,马来西亚证交所(Bursa Malaysia)的种植板块指数跌至7周低点,因对需求的担忧,原棕油期货一度跌停板。

今天,原棕油期货合约从周二10%的跌幅中反弹。下午2点6分,期货合约上涨6.65%,至2746令吉/公吨。

大华继显今天在一份报告中,维持对区域种植业板块的增持,对)IOI集团(IOICORP,1961,主板种植组)和吉隆甲洞(KLK,2445,主板种植股)的评级为“买入”。

该公司表示:“在最近的抛售中买入,可以受益于未来4至6个季度良好的业绩报告。”

该研究机构预计,由于生产疲弱,原棕油库存至少在未来4至5个月内将继续下降。

“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棕油产量不会很好,因为受2019年干旱天气的影响,而且在2018下半年和2019年减少了化肥的使用。

“因此,我们的结论是,近日的抛售反应过度,价格应该会反弹,以反映供应紧张,尤其是在2020年上半年,”该机构补充称。

此外,大华继显预计,由于大豆压榨量下降,棕油的更好机会来自豆油供应的短缺。

“中国现在对肉类消费的恐惧可能会导致猪肉和家禽需求放缓,这最终可能会减少豆粕的需求。”

该研究机构表示:“目前中国大豆油库存较低,预计大豆压榨量不会很快回升,这可能转化为棕油在中国的更好机遇。”

大华继显回忆起2002年12月至2003年6月期间爆发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当时价格下跌了18.5%,然后在库存下降的背景下迅速恢复。被称为武汉肺炎的新冠状病毒和SARS来自同一种冠状病毒家族,这两种病毒都是在中国爆发。

另外,联昌国际研究持不同观点,认为由于疫情爆发及其对原棕油需求的影响,原棕油价格将受到控制。

在非典爆发期间,它也认为需求——尤其是中国的需求——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这从中国当时棕油进口的增长就可以看出。

不过,联昌国际的研究指出了几个不同之处,比如棕油价格现在与原油价格的联系更加紧密,因为生物柴油在2018年占棕油使用量的20%,而2003年这一比例为4%。

该公司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截至2019年12月,中国港口的棕油库存为84.27万吨,高于截至2018年12月的50万吨。”

2019年,马来西亚对中国的棕油出口增长了34%,占其总棕油出口的13.5%。印度是2019年马来西亚棕油的最大买家,但由于最近对进口精炼棕油实施了限制,印度从马来西亚购买的棕油减少了。

因此,受上述因素影响,除非能很快成功控制病毒传播,否则2月份棕油出口可能会减弱。

武汉肺炎疫情现已蔓延到18个国家,132人死亡,6000多例确诊病例。当年在8000多例确诊病例和770多例死亡之后,SARS在2013年7月得到控制。

在企业盈利前景方面,该研究机构指出,与IOI和KLK等综合棕油生产商相比,上游种植商对原棕油价格波动更为敏感。

报告补充称:“我们维持2020/2021年期间每吨原棕油平均2300令吉/ 2400令吉的‘中性’评级,并将近期的调整视为积累云顶种植(GENP,2291,主版种植股)的机会。”

《神龟点子》- 指引投资方向的交易点子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