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原油价暴涨,大马油气公司股价没动静,投资者笑不起来

俄乌战争导致的原油短缺把油价推至2008年以来的新高,布兰特原油价周四(3月3日)一度上到每桶120美元,尽管周五回撤至每桶110美元,但这还是属于很高的价位。

截至周四的布兰特原油价格,若与2008年7月的每桶145美元高位比较,已经回升了约61%,低迷了相当长时间的本地马油气股应该也水涨船高,进入飙升状态,然而,这些油气公司和投资者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它们并没从高油价受惠,而是正在挣扎求存。

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在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2021財年,录得2479.6亿令吉营收,税后净利是486亿令吉。

据报导,大马油气服务理事会和大马OSV公会向The Edge财经周刊表示,国油是靠压低它们的会员的赚幅来达到高利润,也就是说国油是从这两个组织会员身上榨取盈利。

[the_ad id=”104737″]

据了解,自2015年国油因低油价削减了这些油气公司的费用后,至今并非随着油价上升而调高,这两个组织认为有欠公平,并已致函向国油反映,不过还未收到回复。

以上情况让投资者理解到,为何最近原油价格大幅飙升,我国油气股几乎没什么动静,除了拥有自己油田的大红花石油大红花石油(HIBISCS,5199,主板能源股)之外,其他从事油气服务业务的公司,股价好像完全与油价脱节了。

根据大马油气服务理事会的统计,从2014年至今,由于业绩不理想股价大跌,其属下会员的市值已经大大缩水,好几间公司的跌幅超过90巴仙,其中包括:ICON岸外(ICON,5255,主要板能源)市值跌了99%、沙布拉能源(SAPNRG,5218,主板能源股)跌95%、史格米能源服务(SCOMIES,7045,主板能源股)跌99.6%、TH重工(THHEAVY,7206,主板能源股)跌93%,以及达雅集团(DAYA,0091,主板能源股)跌91%。

此外市值跌幅较大的还有巴拉卡(BARAKAH,7251,主板能源股)跌82%、睦兴旺(MUHIBAH,5703,主板建筑股)跌72%、Velesto能源(VELESTO,5243,主板能源股)跌78%,以及乌兹马(UZMA,7250,主板能源股)跌72%。

欢迎分享
请Follow我们的面书专页以获取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