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财报营收净利双超预期,腾讯能否继续稳坐港股一哥宝座?

在距离今年腾讯(0700)和阿里(9988)”港股市值之最”抢夺战仅过去四月余的时间,近日,在《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的影响下,腾讯和阿里又进行了港股市值第一的角色互换。11月12日港股收盘,腾讯市值55303亿港元,阿里54762亿港元。

这一背景下,腾讯于12日港股盘后对外公布了其2020年三季度财报。从财报基本面来看,期内,腾讯营收和净利润延续了上个季度的涨势。

具体表现如下:

· 营收1254.5亿元,超出市场预期的1238.9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的972.4亿元,同比增长29%;

· 净利润385.4亿元,亦超出市场预期的308.1亿元,相较去年同期的203.82亿元同比增长89%;

可以说,三季度腾讯交出了一份亮眼答卷,投资者也以实际行动肯定了腾讯的这份最新财报,次日港股开盘,腾讯股价一路飘红,截止当日收盘股价上涨4.33%,再次站上600港元之上。相较于前几日受《反垄断指南》影响两日内股价跌超11%来讲,财报刺激的带动股价上涨的动力依然值得肯定。事实上,若拉长时间来看,腾讯年内涨幅也高达60%,这对于集社交、游戏、金融业务于一体的庞然大物而言,实属不易。

网络游戏收入增长45%,至414.22亿,主要得益于《和平精英》及《王者荣耀》等手游增长推动。日前,《英雄联盟手游版》已经于十月底在各海外市场陆续公测,相较于收入很高但用户群体单一,海外玩家接受度低的《王者荣耀》,《英雄联盟手游版》无疑有着更高的出海潜力,这将很有可能成为腾讯在海外游戏领域收割的一把利器。

社交网络收入增长29%至283.80亿,这一块即并表虎牙直播服务以及视频音乐等数字内容服务等收入。可见,作为游戏直播头部平台的虎牙给腾讯的整体营收依然带来可观的增长动力;后续随着斗鱼在今年四季度的并表,进一步推动其线上业务的营收增长依然会是大概率事件。

网络广告增长的背后 仍存流量隐患

三季度腾讯的网络广告业务同比增长16%至213.51亿元,其中,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增长21%至人民币177.52亿元。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微信朋友圈的库存增加及eCPM上升带来更高收入。

腾讯网络广告业务的增长,微信小程序的作用功不可没。今年以来,微信小程序在用户与商家双向线上服务双向需求激增背景下,发掘了小程序的一些多元化功能,譬如开通小程序直播、推出微信小商店、推出电商前卒”小鹅拼拼”、更新搜一搜等。

但事实上,腾讯在微信上所做的一连串动作也显示出了其背后存在的焦虑。

《反垄断指南》出击会否剑指腾讯?

要说近期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对腾讯没有影响,这一观点显然不成立,否则两日内腾讯市值也不会蒸发6373.84亿港元。但随着市场的逐渐冷静,从业务的角度来分析,腾讯究竟会受到多大的波及?

· 游戏业务方面,游戏本身属于娱乐性质的产品,一款游戏的体量再大也难以触及到”反垄断”的管辖范围;

· 企业和金融服务业务,本身互联网金融已经处于更加开放的趋势下,行业内也存在不少玩家,比如蚂蚁集团、陆金所等,此外,还有更多的国有金融机构,其难以处于垄断位置;

· 而广告业务方面,目前腾讯的广告业务规模并不是特别大,200亿元出头的规模,相较于阿里巴巴、字节跳动而言并不过分。据咨询服务公司R3的数据显示,字节跳动在2019年上半年超越百度,成为中国第二大数字广告公司,占中国数字广告总支出的23%(约76亿美元)。而排名首位的阿里巴巴,营收为109亿美元,市场份额为33%。

· 微信业务上,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一些影响,目前微信在国内社交领域处于头把交椅,确实存在规定中所涉及的”拒接交易”行为。例如封禁淘宝、抖音的分享链接,这也意味着微信确实有遭到反垄断打击的可能。

总的来讲,《反垄断指南》对于现阶段的腾讯来讲,影响有限。财报公布后,包括交银、高盛、大摩等在内的多家机构也纷纷看好其未来的发展。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