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走衰15年,什么原因促使Dataprep绝地大反弹?

说Dataprep Holdings Bhd股价的反弹远比手套制造商和大马科技股的反弹强劲,一点也不夸张。

早前,Top Glove Bhd的股价上涨5倍,花了6个月的时间。然而,Dataprep仅用了1个多月的时间,从年头的17仙左右暴涨23倍,至20年高点4.13令吉,而自2005年以来,过去15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50仙以下。

这家ICT解决方案提供商周二下跌,下跌11.61%或44仙,至3.35令吉,约有6557万股易手。尽管如此,它还是飙升了20多倍。

股价的迅速上涨使Dataprep的市值增加了20亿令吉,而该公司已经亏损了10多年。按收盘价3.35令吉计算,其市值为20.4亿令吉。

这么大的市值合理吗?小股东将不得不指望董事会阐明这一点。

这种急剧上升的趋势引起了监管机构的注意。

3月1日,马交所对Dataprep发出了不寻常的市场活动(UMA)查询。该公司告诉证券交易所,除了上个月拟议的私募和收购RIDAA Associates Sdn Bhd 51%的股份外,它不知道有任何发展。

这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第二次拟议的私募股权配售。

综上所述,去年7月,Dataprep股东批准其向Widad Business Group Sdn Bhd (WBG)和第三方投资者配售至多1.39亿股新股,占发行总股本的30%。此次大规模配股定价低于20仙,募资2155万令吉。截至去年12月21日,所有股票都已配售。

10月初,在完成配股后,WBG成为了大股东之一。值得注意的是,WBG是Dataprep的控股股东Wardah Communication Sdn Bhd的母公司。根据彭博社的数据,Wardah Communication持有44.81%的直接股份,WBG持有8.81%的股份。

WBG是Tan Sri Muhammad Ikmal Opat Abdullah的旗舰,他也是上市公司Widad Group Bhd的控股股东。简而言之,持有Dataprep 54.25%股份的Muhammad Ikmal似乎是股价上涨的最大受益者。

在完成私募交易仅仅两个月后,Dataprep又提出了另一项私募交易。这一次,新股发行数量将相当于其已发行股本的20%。它的目标是从独立的第三方投资者处筹集至多4,4366万令吉,募集金额稍后确定,发行价格稍后确定。

上月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配售所得的大部分将用于营运资本要求以及“未来投资和项目”。

除此之外,Dataprep也在进行收购。

该公司将支付300万令吉购买RIDAA 51%的股权,该公司主要从事销售多媒体产品、硬件和其他多媒体电子元件的业务。它也从事特低电压电力承办商的工作。

大约两周前,Dataprep向监管机构表示,它不知道导致其股价大幅上涨的任何重大进展。该公司宣布,已与科技咨询公司Asia Coding Centre Sdn Bhd签署了一份合作备忘录,“以开展一个项目,为马来西亚卫生部(KKM)提供Covid-19筛查的集成解决方案技术”。

但是,声明中并没有说明卫生部是否同意采用合作伙伴目前正在研究的新冠病毒筛查技术。

周一,Dataprep透露,它收购了Asia Coding的两家公司,分别持有这两家公司51%的股份,总价为561令吉。

Bursa警告投资者在交易Dataprep股票时要谨慎,并在知情的情况下做出决定。该监管机构重申,它“将毫不犹豫地采取适当的监管行动,以确保公平有序的交易”。

Dataprep有一个正在筹划中的股票配售计划。在已发行股本6.09亿股的基础上,配股比例为20%,将发行1.218亿股。

根据初步计算,为了筹集4,366万令吉的新资金,这批新股的发行价约为每股35.8仙,仅为市场价的10%。

股东们将再次遭受新一轮稀释。为此,他们将不得不指望公司董事会来权衡稀释效应和筹集新资本的好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