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ejahtera卷入商业纠纷,背后有哪些商家参与? 

近日,MySejahtera应用程序被医药网络媒体《CodeBlue》爆出,私人企业以3.4亿令吉向程序开发商购买程序产权和许可证。 

这款COVID-19时期人人必用的程序,其拥有权、用户的个人数据隐私,及高额的产权费用课题,顿时在全国范围炸开了锅。 

反对党领袖兼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说促请政府澄清,当局把MySejahtera出售给 MySejahtera Malaysia Sdn Bhd(MySJ),而不是由卫生部继续控制的原因。 

公账会(PAC)主席黄家和表示,该委员会打算开档调查此事。 

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以及大马医药协会(MMA),敦促政府从4月起勿再强制民众使用 MySejahtera 手机应用程序。 

卫生部长凯利则强调,该应用程式及数据是由政府拥有,并获得卫生部妥善监管。 

“追踪功能已过时”,医协建议不需再扫描 MySJ 

MySejahtera是马来西亚政府在COVID-19疫情期间,以手机程序(App)为载体的定位追踪应用程序,作为阻断COVID-19病毒传播的一种手段。 

新冠肺炎爆发至今两年多,MySejahtera累计注册用户人数约3800万,每天有3000万次签到,可说是全马人民最频繁使用的APP之一。 

由于该程序详细记录了用户的个人信息、健康状况、旅游史、居住地、及是否接触过疑似或确诊肺炎病患等资料,人们逐渐对在MySejahtera的个人数据隐私感到担忧。 

MMA主席辜家财医生认为,在冠病高峰时期,确实可使用MySejahtera 追踪接触者。 

“不过,Mysejahtera作为接触者跟踪应用程式的用途可能已过时,随着我们周遭出现大量的确诊病例,当局不会广泛追踪接触者,因为它不会产生预期效果。” 

MySejahtera版权费及拥有权风波 

2020年4月, MySejahtera由KPISoft开发,与国家安全理事会(MKN)、卫生部、MAMPU以及MCMC合作推出。 

2020年5月,KPISoft更名为Entomo Malaysia Sdn Bhd(Entomo),最新资料显示该公司似乎是新加坡Entomo Pte Ltd的全资子公司。 

2020年9月,MySJ Sdn Bhd成立。 根据媒体报道,Entomo和MySJ都有相同的商业地址,位于吉隆坡的Q Sentral。 

而根据SSM的记录,该公司董事会成员包括Sapura Energy Bhd前首席执行官Shahril Shamsuddin、Sime Darby Plantation非执行主席Megat Najmuddin Megat Khas、EcoWorld Malaysia执行主席Liew Kee Sin及其首席财务官Heah Kok Boon等知名商界人士。 

2021年11月, 大马内阁决定将MySejahtera系统应移交给MySJ,财政部就此批准卫生部与MySJ进行直接谈判,前提是卫生部进行了尽职调查。 

同月, MySJ 的之中一名股东P2 Asset Management Sdn Bhd,起诉Entomo、MySJ以及MySJ的另一股东Revolusi Asia Sdn Bhd,称其涉嫌违反股权出售协议。 

在提交给高庭的文件中显示,202010月,Entomo3.386亿令吉将MySejahtera应用程序的软件许可证和知识产权租给MySJ,租期为五年零三个月,至2025年底。 

对此,有媒体评论表示:“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政府似乎在向别人租‘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 

对此,卫生部长凯利表示,主要问题是平台的维护,如果政府不能与MySejahtera的许可证持有人MySJ 达成公平交易的话,那么该部门将会选择其他供应商。  

“Entomo和MySJ之间的官司,是他们之间的事,与政府无关,” Khairy强调:”MySJ与Entomo同意的金额也与政府的谈判无关。”

欢迎分享
请Follow我们的面书专页以获取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