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债务是如何把各国政府和央行逼入绝境的

无论谁将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下任总统的任期将以创纪录的政府债务开始。疫情对世界各国政府财政造成了重大打击。美国和日本等一些国家的央行可以帮助它们在债务清算前争取时间。其他国家则很难避免痛苦的紧缩措施。

在企业关闭导致企业收入减少的情况下,公共部门的拨款和贷款是企业的生命线。就业保障金也仅勉强维持低收入家庭的温饱。在没感染Covid-19的情况下,如果没有这些措施,许多公司可能会被迫停业,家庭的生活水平可能会大幅下降。

尽管这些政策很重要,但对政府来说代价非常高昂。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美国已经宣布的财政支出达11万亿美元。其中一半是不征收的额外支出或税费,其余一半采取流动性支持的形式,如向企业贷款、注资和担保。

IMF估计,今年美国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可能从去年的109%跃升至141%。其它发达国家可能也会面临类似规模的财政赤字。

债台高筑的借款人偿还债务的可能性更小。贷款人对高风险贷款收取更高的利率。好消息是,许多高负债国家的政府都有央行站在他们一边,以保持低利率,至少目前是这样,使他们的债务负担更容易负担得起。

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2009年到2014年,美联储购买了价值约2万亿美元的美国政府债券。最近,从2月底开始,美联储在4个月内购买了价值1.7万亿美元的这些债务。欧洲央行(ECB)、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和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都加大了债券购买力度,以保持政府债券收益率处于低位。

传统经济理论会告诉你,印钞票来偿还债务是一个坏主意。经济将会因为大量的额外资金和政府支出带来的额外需求而过热。这可能导致通胀飙升和公众对货币失去信心,最终导致资本外逃。

为了避免这种后果,央行官员们一再强调,他们的措施只是暂时的,一旦经济增长回升,这些措施就会被取消。

但现实却有些不同。事实将证明,实施这些政策支持措施和削减债务将非常困难。央行购买的政府债券意味着政府借贷成本上升。政府将不得不提高税收,削减开支来为债务融资,从而阻碍经济增长。

很难看到政客们主动采纳这些政策。提高税收和削减开支很少受到选民的欢迎。还有越来越多的政界人士(尤其是美国政界人士)认为,央行通过印钞为政府支出提供资金,实际上是一个合理的想法。这些所谓现代货币理论的支持者以日本为例。

经过多年的购买,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持有逾40%的日本未偿还政府债券,尽管它未能在通胀方面产生任何持续的势头。金融危机后,美国和欧元区大举印钞也未能遏制失控的通货膨胀。

美元的全球地位也使美联储在为政府提供资金方面拥有更大的回旋余地。作为全球流动性最强的储备货币,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无与伦比。

不过,新兴市场的情况不同,只有少数经济体选择购买债券以压低收益率。而当像印度尼西亚那样,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的干预是适度的。他们担心大举印钞会破坏人们对本币的信心,导致资本外逃。

鉴于高得令人瞠目结舌的政府债务将央行逼入绝境,很难看到它们在短期内以有意义的方式逆转超支持性政策。即使在疫情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加息也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别忘记,由于美中贸易紧张关系的负面影响,美联储在被迫再次降息之前,只能将利率提高2.25个百分点。这可能有助于提振复苏中的经济亟需的财政支持,但面临极低利率的美国和香港储户将不得不寻求收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