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特朗普连任失败,美国的股市是否就要下跌

一段时间以来华尔街对即将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只有两个担忧,有些人担心如果特朗普输掉大选,质疑选举结果,将会导致混乱的权力交接。其他人则害怕民主党胜利,因为他们采取严格的经济政策可能会危害美国股票上涨。

似乎长时间以来,华尔街唯一期盼的情况就是特朗普连任,毕竟他在市场上的往绩令人印象深刻。自特朗普上任以来,标准普尔指数(美国最大,最重要的基准指数)已上涨了50%,就算发生了新冠危机,道琼和纳斯达克也不断打破新纪录。

但是在新冠危机的影响下,美国经济仍然困难。特朗普既没有控制病毒,也没有看到第二轮刺激经济方案。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似乎流失越来越多选民,美国的投资者也早就停止给予特朗普支持。

假设拜登当选,市场会怎样?

以下内容取自一份针对拜登政策对资本市场影响的研究报告。

1. 该报告通过多维度数据—全国民调、赔率、关键州、共和党基本盘态度、「黑天鹅」事件等的分析,结果显示拜登在11月选举中赢得大选或将是大概率事件,而其当选后对资本市场短、中长期的影响或体现在两个方面:

2. 从中短期看,若拜登当选,过去四年美股牛市背后的主要政策驱动「基石」——「特朗普交易」面临全方位逆转:美联储独立性的增强,疫情积极防控后或将推动美元指数回升并引发流动性边际收紧预期,金融监管周期趋严,特别是税收政策方面:取消全部未来减税计划,改为对企业和资本市场大幅加税,将同时影响风险偏好与盈利预期。该机构预计,拜登当选后,当前估值历史极值水平的美股或将大概率面临一轮调整。

3. 从中长期看,拜登大幅加税的财政方案实际上是吸收了桑德斯激进派的主张,该方案直指美国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的核心:贫富分化。特朗普给美国精英阶层带来的巨大危机感,使其愿意为长期前途让渡部分利益,可能使得方案获得一定程度的成功。

通过在教育、医疗、住房方面大幅减轻中低收入阶层的负担,美国消费率整体或有所提振并弥合日益扩大的「通胀缺口」,从而提升美国经济潜在增长率;族裔矛盾的缓和,又将促进美国社会「新共识」的形成,并稳定秩序;同时,政府税收能力的增强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弥合美国巨额的财政赤字和避免美元信用的过度透支,叠加全球贸易关系的缓和及盟国体系的稳定,我们认为,美元有望重返强势,美股的中长期前景或也并不悲观。

4. 就美股的结构而言,与共和党倾向传统能源等相比,民主党更加偏好新能源、医药生物、TMT等硅谷新兴产业,叠加危机感下,美国两党对国家加大科技投入「新共识」的形成,有望使得近期美股中「蓝色名单」(新能源、医药、TMT等)相对「红色名单」(传统能源、银行等)的强势有望延续

5. 就中美而言,拜登本人作为美国少数对华态度—包括:关税、脱钩等问题上相对理性的政客,我们认为,拜登若明年正式就职后,中美有望重新开启涉及更广泛议题的谈判并迎来1-2年左右相对缓和的「蜜月期」。但中长期看,由于美国对华敌意显著上升的民意,民主党对所谓人权、地缘等涉及我们底线问题的偏执,以及竞选纲领中在诸多结构性问题上对中国的针对,使我们认为,若拜登执政后,对中美关系的中长期前景不宜做过于乐观的假设。仍应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以应对发展过程中外部可能的风险和挑战。

6. 就国内资本市场海外映射而言,若拜登在11月赢得美国大选引发美股的调整叠加明年1月底前,特朗普仍会作为「看守总统」,不排除失去选举制约后,对华政策进一步「变本加厉」的可能性,此时A股市场也有可能面临一定的冲击,但考虑到拜登当选后中美可能的谈判前景以及美股或并不悲观的中长期前景,该报告认为,A股整体的调整空间和时间或相对有限,外围的冲击或也难以扭转国内资本市场中长期整体向好的大趋势。就结构而言,伴随大国科技竞争周期的开启,新能源车、医药、芯片等核心技术的投资前景或亦值得期待。


距离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的日子越来越近,由于大选年造成政治主体干预,所以大选结束后,金融市场将有可能出现重大的改变。市面上,普遍会运用特朗普或拜登当选假设,作出二极的推演,但这种二极思维只属于媒体的误导,往往与事实有距离。

真实的选举后盘面,除了要考量当选者的施政方针及个人行为作风,更要考量美国国会最终是由民主或共和党胜出的因素。此外,因为大选年所造成的扭曲因素解除亦不可忽略,而延续任期或交接岗位期间的不确定性情绪,亦会逐步反映在市场上。

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当选,过去因为大选所构成的扭曲状况,将有可能出现核心的改变,因为大选之后,已不需要营造一个争取选票的环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