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CurrencyRates.com

财长:GST势在必行 疫情后马上推行

过去两年,由于新冠爆发,国家拨备各种措施拯救生命与经济,政府的现金需求急剧飙升,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Tengku Datuk Seri Zafrul Aziz)深受财政压力。 

他接受TheEdge采访时,明确表示,一旦经济复苏,财政部就会重新实施商品和服务税(GST)或类似的广泛征税。早前,他曾多次表明不会在疫情肆虐期间实施GST。 

与此同时,邻国新加坡计划到2025年(或最早在今年晚些时候)将GST从7%提高到9%,而印尼在去年10月批准了标准GST税率,从10%提高到11%,从2022年4月1日起生效。2025年1月将进一步提高到12%。 

而马来西亚正面临着入不敷出的困境。作为一名技术官僚(technocrat),他应该会很羡慕新加坡及印尼的同行。 

技术官僚:部长不是职业政客,而是各自部门领域的“专家”。 

财政部压力山大 

早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我国就已经将近99%的收入用于日常开销,而用于国家发展的资金,需要靠举债融资。政府必须兼顾发展支出,以保持国家竞争力。 

疫情期间,各种紧急援助计划迫使马来西亚举更多的债务。再加上突如袭来的水患救灾工作,把财政部长压得喘不过气。 

这让财政部意识到,除了调整政府支出,还需要扩大本国的收入来源外,才能达到收支平衡。 “GST可以每年为国家带来200亿令吉的额外收入。” 东姑赛夫鲁解释道。 

GST 的利与弊 

GST 是一种增值税(消费税),是对大多数出售的商品和服务征收的国内消费增值税,在供应链的每个阶段(从生产到销售点)增加价值时放置在产品上。消费税由消费者支付,但由销售商品和服务的企业汇给政府。 

全世界有160多个国家使用增值税,最常见于欧盟。它有利于增加国家税收,但也饱受争议。 

GST属于较佳的税制。它具有透明、效率、自行申报及减少官僚作风的好处。这税制也能克服销售及服务税(SST)所衍生的双重课税问题。两相比较,在GST下,消费者在大部分商品及服务中,将面对公平的售价。至于商家方面,由于能够索回消费税,因此有助减少经商成本。 

对GST最主要的批评是加剧贫富悬殊。低收入人士的消费占收入的一大部分,高收入人士的消费占收入比例较低。因此,GST税加重对部份低收入人士的税务负担。 

大马GST的前世今生 

2015年4月1日起生效的现行GST标准税率为6%。许多国内消费项目,如新鲜食品、水和电是零关税,而一些基础服务,如教育和医疗服务是免税的。 

在Pakatan Harapan(希盟)赢得2018年马来西亚大选后,GST于2018年6月1日降至0%。从2018年9月1日起,政府重启销售服务税(SST),取代GST。 

废除GST是希盟竞选时主打宣言,趁着国内热烈反对GST的情绪,成功夺得大马政权。 

欢迎分享
请Follow我们的面书专页以获取最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