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创现金流根基强稳
沙布拉能源前景向好

沙布拉能源股价从2014年的4.80令吉高点跌落至今年3月的41仙历史低点,4年中从云端滑落谷底,把投资者吓得逃之大吉。

事实上,在原油价格崩溃后,大多油气股都面对相同命运。

对沙布拉能源来说,当务之急是解决160亿令吉的庞大债务。鉴此,集团决定利用现有资产攫取更多工作机会,以弥补正在萎缩的息税折旧前利润率。

由于亚洲的机会有限,沙布拉能源把触角伸至全球各地,在墨西哥、巴西、中东和东盟均赢获合约,目前手握订单达167亿令吉,由此可见沙布拉能源绝非“甘榜冠军”,且拥有3500亿美元的未来市场,远优于早前38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

该集团价值70亿令吉的上游业务即将上市,这个价格仅为2013年12月30日该股历史高点4.84令吉的13%,对投资者来说,无疑是执到宝的便宜货。

整体而言,沙布拉的油田生产率依然优良,生产成本非常低,而与国油签订的合约亦将为集团未来的盈利作出积极的贡献,因此盈利前景向好。此外,海外投资的业绩也有不俗的表现。

至于工程和建筑(E&C)部门,归功于巴西业务的营收和净利翻倍,2019财年首季成功从2018财年末季8400万令吉的净亏转盈3650万令吉。

虽然沙布拉能源被视为原油价格即将复苏的受益者,但其1.61倍的高负债率却成为主要风险,故尽管目前股价低廉,沉重的债务可能使投资者却步。如果处理不当,现金流可能会出现问题。

截至2018年1月31日,沙布拉能源的总贷款额高达164亿令吉,其中101亿8000万令吉是以外币计价的,大部分的外债(68亿2000万令吉)为定期贷款。集团决意在届至2020年1月31日止的上半财年将其净资产负债率降低一半至0.7倍。

众所周知,沙布拉能源正设法筹资以削减贷款,其中包括考虑将其勘探和生产(E&P)业务在澳洲上市。

沙布拉能源并不认为将该部门上市就等于失去了一个光环,因为工程与建筑是集团的核心业务,并有足够的合同保证其发展;再者,集团也仍将拥有新上市实体的大部份股权。

尽管沙布拉能源的油气业务是资本密集型的,且目前集团债台高筑,但沙布拉能源的基本面将因其擅于创造健康的营运现金流而保持不变。

观其遍布澳洲、印度、墨西哥、巴西、中东以及东非和西非的业务,订单依然强劲,基本上并无任何改变,其股价疲软,主要是市场情绪导致。

截至3时22分,该股跌0.5仙报59.5仙,共有3199万6700股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