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变色觅对策挽狂澜
Astro建议管制网络影音

分析报导:楹媄

新时代尖端科技发展神速,来势汹汹的OTT(网络影音)铺天盖地席卷各阶层观众,对传统有线电视业者造成不小的冲击。

独揽收费电视市场20多年的Astro公司(ASTRO,6399,主板贸服组),近年江山不再如此多骄,不仅失去使用卫星转播电视节目的专利,更受从四面八方涌入的本地与国外之合法、非法OTT业者抢滩夹攻,只要有一台笔记型电脑或移动设备,就可进入纷复繁杂的OTT世界,Astro被抢走不少拥趸,霸王地位开始动摇。

来自业界官员消息称,为寻求公平的竞争环境,Astro向政府建议对OTT作出管制规定,提高监管门槛以减缓OTT的强势入侵。

虽然没有数据显示OTT对Astro财务状况和市场份额造成的影响,但截至2017年4月30日(2018财年首季),公司营收按年下滑2.8%至11亿9000万令吉;截至2016年1月1日(2016财年第4季)电视业务的收入为12亿3000万令吉。此外,2018财年首季的订阅收入也按年从10亿8000万令吉骤减至10亿6500万令吉。

江河逐渐变色,Astro也使出浑身解数力挽狂澜,频频宣布和国内外公司合作以提升服务质量吸引客户。

斥巨资制作节目

今年4月,Astro透过与华纳电视(Warner TV)合组联营公司,制作供Astro及其OTT平台Tribe发布于全球的亚洲题材作品,进一步拓展和Turner Asia Pacific之间的合作关系。

Astro Tribe OTT平台目前只为新加坡、印尼和菲律宾的用户提供服务。

同样在今年4月,Astro也和韩国媒体公司CJ E&M 合作,联袂为东盟国家制作知识产权作品、分销韩国影视作品及参与电子竞技和现场活动。

今年6月,Astro和媒体工艺集团(KumpuIan Media Karangkraf Sdn Bhd)也就共同制作大马及马来群岛节目内容签署一份谅解备忘录。

虽然无从得知拥有知识产权程序的成本多少,但从Astro截至2017年1月31日止的财政年度,共斥资19亿令吉在内容创作方面,便可知所费不赀。

作为独领风骚20多年的业界先锋,Astro的财力可能是许多本土纯OTT 业者望尘莫及的,所以欲仿效Astro制作知识产权作品谈何容易,这一点,Astro还是占了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