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放水到尾声 金融旺市近顶峰

衡量避险情绪的指标包括美股VIX急跌至11.5,较上周高位17.28大幅滑落,金价急跌10美元,至1273美元,日圆也回软跌至110以上,三大指标反映资金又由避险变回追逐风险,金融市场多变,下半年的缩减资产负债表不可不防。

朝鲜半岛局势拉锯之际,南韩官员透露北韩突然召回驻外主要大使,包括驻中国大使池在龙丶驻俄罗斯大使金衡俊和驻联合国大使慈成男。韩联社称,平壤政府召大使回国,有可能商讨如何应对安理会制裁,也可能是研究进一步军事挑衅。

早前分析过,今次联合国制裁是使出了重大招数,而且中国还有子弹在手随时可用,根本不用真正动刀动枪,「金仔」靠吓战术讨国际物资支援今次是适得其反。北韩问题从来都是金家保住权力的问题,各国看出「金仔」手上有多少斤両,根本毋须出到真正军事力量,只有美国总统特朗普例外,老特为转移丑闻视线,才最想全球聚焦北韩问题。

老特最新的麻烦来自国内,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集会的白人至上主义团体,与反对者发生暴力冲突致3人死亡事件,老特仅称这宗暴力事件有「多方」牵涉在内,被美国主流媒体批评表态太慢丶内容含糊。

商界与老特划清界线

也许今次表态实在令人忍无可忍,周一默克药厂的Kenneth Frazier丶Under Armour Inc.的Kevin Plank,以及英特尔的Brian Krzanich先後退出白宫商界顾问团体。

3人的声明虽未提到老特的回应,但是明显这3名商界精英都是冲着周六的事件而退出白宫商界顾问职务。

老特周一最终屈服於压力,对种族主义仇视团体予以谴责,但是政治能量的流失已无可挽回。特斯拉的Elon Musk丶迪士尼的Bob Iger及Uber的Travis Kalanick等月前已退出老特的商界委员会高管行列, Frazier等猛人的退出令商界表明立场与这位在任总统保持距离。

看来美国人已经对造成美国分化的情况极度不满,共和党对老特也不会提供无条件的包庇。老特政治能量极速流失,政敌们包括民主党人相信好难和他合作搞好税改议案;即使共和党人都未必会给面子,老特下一步恐怕又是旧招如贸易保护主义,同时以其他行动转移视线,金融市场唔得佢死。

日前一单新闻也值得留意,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在针对欧洲央行债券购买计划的诉讼案上,称欧洲央行量化宽松计划涉嫌逾越欧盟条约赋予它的权力,正寻求得到欧盟最高法院欧洲法院的指导。欧洲法院裁定後,此案还将返回德国作最终裁决,意味这宗诉讼可能会有暗涌。

首4月放水逾万亿美元
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自2015年起,以45度角急速上升,自此成为推升全球商品价格丶楼市与股市的一大资金来源,这些「水源」连同日本央行的QE,直接令全球股市及楼市疯癫,谁说央行不是全球资产泡沫的元凶?

事实上,央妈们今年首4个月已放水超过1万亿美元,推算各国央行今年买入的金融资产将达到3.6万亿美元。这些资产买入,成为全球央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买入交易。

不过,QE如同吸毒,当市场下跌人们都向央妈求助,变成「败家仔」。2014年花旗的Matt King计算得知,全球央行只需要每季度花费2000亿美元就可抵御市场抛售力量。到了今年,德银经济学家Dominic Konstam指出,央行1万亿美元的资产购买量还不够。

这是由於中央银行资产的存量一直以指数级增长,意味中央银行必须将更多资产货币化,才能使系统保持稳定。另一方面,各国央行动用外滙储备维持滙率稳定,以中国为例,中国从2014年中至今外储下滑了超过1万亿美元。外滙储备以美元计,中国丶英国丶日本丶俄罗斯等国外储下滑进一步转化为全球市场的流动性。

现在大家对联储局的缩表不以为然,不过央行是有行动传染性的,当美国带头收水,其他央行都会照跟,当大放水变大收水,对市场的影响可想而知。中国的M2增速刚创了新低,金融旺市的顶峰纵未到亦不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