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到花开了

新山:李伟铭

张学友的等到花儿也谢了,这首歌我不是很喜欢,因为买股一定要等到花开,就好像这只大红花石油(Hibiscus,5199),买进的人都希望它开花。

我在去年12月6日,根据《股票消息》的分享,在0.32的价位买进30万股大红花石油,轰下RM96,000资本,准备等花开。

老实说,当朋友听到我用接近10万大元买进大红花石油时,都替我担心,怕我输到脸青青,还表示要买青壳丸给我。当时我信心十足,一点也不担心。

我一直在等这朵大红花盛开,虽然期间有起有落,但还没有到目标价,所以继续持有。

终于,这朵大红花开了,它的价位上到0.47,我认为是时候出场了,于是把手上的30万股卖出。

算一算,用4个月来等花开是非常值得的,因为我赚了RM43,078,赚幅高达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