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因素左右美国加息决定

美国联储局上周四议息後决定维持联邦基金利率於0.25%至0.5%区间不变,附合市场预期。虽然会後声明说明了加息论据已经加强,经济展望风险大致平衡,但联储局仍有空间及时间等待更多数据支持才实行第二度加息。

记得笔者曾经提及,联储局一向都有「枱面」及「枱底」的考虑条件,原因是国会只赋予联储局权力以维持「稳定价格水平」及「充分就业」,其他因素例如经济环境丶政治风险丶环球投资市场变化都不可以无限扩大,左右联储局的货币政策决定。

既然大部分联储局委员都认为美国已经接近全民就业,而同时他们又有信心通胀於可见将来会重回2%以上,今次联储局不加息的「枱底」原因呼之欲出,其一是总统选举临近,其二是就业以外的经济数据不济。

美国总统大选不明朗

如果今次大选的选情明朗,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莉的民望是以大幅度领先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话,耶伦就不必理会市场的看法及反应,可以放胆加息。不过,英国脱欧公投的前车可鉴,与其在黑天鹅事件发生後收拾残局,不如先买定保险,提供友善的金融市场环境配合一下。这个做法,与贝南奇为「财政悬崖」的风险而推出QE3的理念相同。

倚靠对通胀回升信心

再者,如果就业市场与通胀压力都超标甚多的话,联储局大概可以不用理会短期经济数据的波动,例如月初公布的全国供应协会制造业指数跌入衰退水平的49.4,以及8月份零售销售下跌0.3%,就不妨碍联储局加息。2004年6月至2006年6月,反映美国通胀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平减物价指数长期停留联储局标准2%以上,更高见2.4%,因此联储局可以进入机械式加息模式,两年内每次议息加息0.25%,共17次。可惜,今天这个通胀指标现在只得1.6%,加息仍倚靠联储局对通胀回升的信心。

从现在开始至12月议息前,联储局共有3个月的就业报告丶3个制造业及非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以及一个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可供参考。如果美国经济的根基稳固,这些数据应该至少有稳定至上升趋势,则联储局就有充分理据加息。笔者保持今年内加息一次,於12月,幅度为0.25%的预测。

刺激力度已接近极限

金融稳定与刺激力度从来都是央行必须平衡的两个因素,美国如是,欧洲与日本亦如是。欧洲央行本月议息,就已经不敢造次,一切不变,3月份央行行长德拉吉将央行存款利率减至负0.4%後,已经明言再无减息空间。由於欧洲央行现已开始买企业债,实际上已经是直接支持企业的信贷,刺激力度已差不多达到极限,下一步极其量只有将买债的终止日推後。基於欧洲财政政策无可能随意放宽,最後一招,似乎只可以重新回到最原始的方法,即沽欧罗,一方面提供宽松环境丶一方面刺激出口丶一方面令进口通胀上升,但若欧洲央行无故单方面沽欧罗,只会被其他大国视为自私的行为,代价甚高。

欧日负利率效果迥异

日本与欧洲同样受低通胀拖累,同样实行负利率,对滙价产生的效果迥异。2014年6月,欧洲央行减息至负0.1%,其後9个月内,欧罗兑美元滙价下跌22%至1.05水平。日本央行今年1月底将新增存利息减负0.1%,至今,日圆兑美元滙价上升15%。年初笔者指出,日圆在前半年易升难跌,原因是1)日本正回复至贸易盈馀,外滙收入增,日圆回调国内增及2)英国脱欧公投及日本股市缺乏刺激都引发日圆避险需求,3)美国下一次加息遥遥无期,美元无绝对强势。

8个月後的今天,日圆升势应该告一段落,原因是1)日本通胀仍无寸进,2)日本贸易账项开始由盈馀转至赤字,3)避险情绪及发生巨大风险的概率下降及4)美国於12月加息机会甚高。虽然上周日本央行并无进一步减息而使出令市场困惑的「孳息曲线管理」,引致日圆兑美元走强至接近100,但基於今次日圆强势开始脱离基本因素,日本央行现有充足理据干预滙市沽日圆,因此,日圆切勿高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