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获史上最大笔捐款 香港富豪捐3.5亿美元

香港富豪陈乐宗(Gerald Chan)家族向哈佛大学的公共卫生学院捐款3.5亿美元,是这家美国最富大学建校378年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捐赠。陈乐宗是一位曾就读于哈佛的投资人。

这是近来大学巨额捐款潮的一个缩影。近年来的大手笔捐赠凸显了美国高校迥然不同的命运。

作为对美输出国际学生最多的国家,中国成为了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一个巨大的捐款来源地。今年7月份,SOHO中国(SOHO China)首席执行长张欣及其丈夫潘石屹与哈佛大学签署了一份1,500万美元的捐赠协议,这是他们资助中国贫困学生赴全球精英大学就读的1亿美元助学金项目的一部分。

在2010年,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张磊表示,他将向耶鲁大学捐赠888.8888万美元,创下了耶鲁管理学院毕业生对该学院的最高捐款纪录。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过去10年对208所私立大学的追踪评估显示,社会捐赠明显偏向了富裕的学校。2013年,67%的社会捐赠流入了现金储备和投资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大学,占比较2003年的62%上升。只有不到3%的捐赠流入现金储备和投资规模低于1亿美元的大学,这类大学获得的捐赠占比下滑。

穆迪高级副总裁菲茨杰拉德(Susan Fitzgerald)说,过去十年里,捐赠越来越集中在本已富有的机构。

美国全国学院和大学事务人员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 and University Business Officers)在2010-2013年期间对800多所公立和私立大学开展的一项调查也显示了相似的趋势。已经享有10亿美元以上捐赠基金的大学收到的捐赠平均增加了41%。拥有不到2,500万美元捐赠基金的大学获得的捐赠平均增长了33%。

获得较少捐赠的高校更加依赖于学费收入,同时也更容易受到竞争加剧或短期滑坡的冲击。只得到很少捐赠的学校一旦遇上低迷期,日子会更加艰难,往往更倾向于砍项目或涨学费。而获得较多捐赠的高校可以为学生花更多的钱,有能力平稳度过低迷期,还可以维持低学费。

过去三年,单笔受捐金额达到九位数的受捐者名单上都是人所共知的名校:康奈尔大学(Cornell)–3.5亿美元;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3.5亿美元;耶鲁大学(Yale)–2.5亿美元;宾西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2.25亿美元;哈佛大学(Harvard)–1.5亿美元;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和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各1亿美元。

资金雄厚的大学财富不断增加有多方面原因,大数据分析应用越来越频繁就是原因之一,因为这会使校方筹款人不仅能够更加明确的知道谁有能力捐款,而且还可以知道谁有捐赠意愿。这一信息使得大型筹款活动的效率越来越高,而且对于那些培养出富裕校友、资本实力较强的学校,它们自身的优势也得以提高。

斯坦福大学研究高等教育的经济性的教授霍克斯比(Caroline Hoxby)将大学比作风投公司:大学寻求招收最好的学生,大力投资培养,而且投入的成本往往会远高于学费(以至于经常亏损),这些大学希望培养出一些极其成功的人士,未来可以慷慨回馈学校,或者带动其他人回馈学校。

她说,除此之外,最富有的学校还能够招到最优秀的研究人员和职业筹款人。同时由于一些领域的研究变得越来越复杂,加上研究费用越来越高,只有那些最富有的学校才能提供好的条件。

陈乐宗出生于香港,目前是恒隆集团有限公司(Hang Lung Group Ltd., 0010.HK, 简称:恒隆集团)的一名董事,其胞兄陈启宗(Ronnie Chan)任该集团主席。兄弟二人1月份在《福布斯》香港富豪榜上排名第17位,净资产估计在30亿美元。

上世纪70年代,陈乐宗在哈佛学习放射物理和生物学。他说,他之所以向公共卫生学院捐款是因为该学院的一名教师让生命科学焕发活力。1984年他致力于开展投资活动,两年后成立了晨兴集团(Morningside Group),这家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集团将重点放在北美、亚洲和欧洲的生物技术、癌症研究和技术方面。该集团在一些投资上取得了成功,例如致力于癌症治疗的企业Biovex 、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在线娱乐门户YY.com。

现年63岁的陈乐宗说,他希望这笔没有限制条件的捐赠能帮助教授们进行尖端研究,以对抗诸如埃博拉(Ebola)和肥胖之类的全球性风险。以哈佛令人生畏的标准来看,该学院的设施简陋、捐赠基金规模较小。作为捐赠的内容之一,该学院将被更名为“哈佛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以纪念他的父亲。

晨兴的其他慈善活动包括在香港中文大学捐助的一所书院,以及加拿大一所大学为期一个月的夏季音乐节活动“晨兴音乐桥”。

霍克斯比说,富有院校得到越来越大规模捐赠的趋势似乎不太可能扭转。

她说,富者是否会更富?可能是的──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相当长时间,现在也没有看到推动事态向相反方向发展的力量,但这并非必然的。

她说,这些院校还是必须在研究和教学方面进行良好的投资,一些院校会变得傲慢,觉得无论做什么都没关系,因为它们本身很有钱,能够承受草率投资的后果;但实际情况是,它们承受不了。